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头条小说网 > 盛世冥宠:嫡妃归来

154,1更

盛世冥宠:嫡妃归来 | 作者:一诺千金 | 更新时间:2019-03-15 04:17:1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医神圣手徐振东医妃读心术万古之王罗天美女总裁的神级兵王我的贴身校花妻来孕转:总裁轻一点秦静温带着农场混异界晚风渺渺浮往昔花晓芃悍女种田:邪王爆宠杀手妃上神难求
  “六月,天太热了,再准备一碗冰果子来。”

  魏姎手里捏着一柄团扇,轻轻的摇晃两下,白皙细腻的肌肤上沁出一层薄薄的汗,红唇一翘,嚷嚷着热。

  六月有些无奈,“姐,您已经脱了外罩,怎么还热?”

  她还穿着好几件呢,站在阴凉的屋子里,一点也没觉得热,可偏魏姎就是喊着热,每日还要吃好几碗凉果子。

  “你们都不热?”魏姎坐直了身子,看了一眼碧红,碧青,六月。

  三人均摇头。

  “无趣!”魏姎畏寒畏热,最不喜欢就是顶着大太阳在外面跑来跑去,早晚各沐浴一次。

  碧红忽然眸色一正,“姐,有人来了。”

  “谁呀?”六月探过脑袋看了一眼外面,院子里空空如也,也没人呢。

  碧红干咳两声,朝着魏姎指了指上房屋顶。

  魏姎顿悟,“你们几个都下去吧。”

  “是!”

  碧红拉着六月离开,临走前六月还好奇是谁呢。

  片刻后,萧湛长腿一迈,板着脸进了屋子,直接朝着塌边走去,魏姎很会看脸色,下意识的要逃,萧湛伸手拉住了魏姎的胳膊,将人带入怀中。

  “跑什么?”

  清冷的声音透着无奈,又听不出半点其他情绪,这个人复杂的很!

  “没跑,只想着贵客登门,我给你沏茶倒水呀。”魏姎眯着眼微微笑,手里的团扇忽然被抽走了,萧湛松了手,一只手搭在枕头上,撑着大半个身子。

  “也好。”

  魏姎嘴一撅,起身去给萧湛倒茶。

  萧湛目光一转落在了魏姎的脚上,白皙如玉的脚丫,脚指头很圆润,指甲都是粉色的,萧湛指尖微动,这么的脚还没有他巴掌大吧。

  “萧二皇子请用茶。”

  魏姎扬起了笑意,对着萧湛十分大方,“还有一些采摘过来的果子,味道极好,萧二皇子要不要用一些?”

  拿着他的果子献殷勤,萧湛也不客气,“甚好。”

  于是,上一刻还被人伺候的魏姎,转眼就成了伺候人的丫鬟了,端茶递水,无所不能。

  塌上还有一本诗集,萧湛拿过翻开一页,“怎么,最近学乖了,竟看得进去这么枯燥的诗集?”

  魏姎摸了摸鼻尖,“闲来无趣打发时间罢了,不值一提。”

  “回头我给你找几本有趣的书,前朝名医留下来的孤本。”萧湛说。

  魏姎眼睛忽然亮了,鸡啄米似的点点头,紧接着又看了一眼萧湛,“湛大哥,忽然造访,可是有什么事?”

  刚才还萧二皇子,下一刻又成了湛大哥,萧湛没好气瞥了一眼魏姎的奉承。

  可偏就爱极了魏姎这种眼巴巴看着他的感觉,很受用。

  “可有受伤?”

  啊?

  魏姎愣了下,很快就想到萧湛要问什么,原地转了一圈,俏皮的笑,“瞧,这不是好的很嘛,湛大哥不必担心,倒是湛大哥许久不见了,听闻是病了……”

  “听闻病了又为何不上门瞧瞧?”萧湛挑眉反问。

  魏姎语噎。

  萧湛指了指身旁的位置,魏姎迈着步子挪过去,“我又不是铁人,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

  “那湛大哥的病好些了吗?”魏姎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盯着萧湛问,心里默默嘀咕,牛一样的健壮怎么会生病?

  “费尽心思跑了一趟,海上漂泊好些日子,不像有些人没心没肺,只知享受,没事打马球,还能和表哥浓情蜜意……”

  魏姎眼眸乍亮,已经听不进去后半截了,拉住了萧湛的手,“回头我给湛大哥调理身子,一定让湛大哥早日恢复,我家里还有不少补药,湛大哥,辛苦了。”

  麻溜的给萧湛捏胳膊捏腿,萧湛指尖挑起魏姎的下颌,抑制不住的想念,将人带入怀中。

  本该今夜来的,实在是忍不住了。

  “你和穆恒……”

  “只是不喜温琦胭的算盘,恒表哥之前毕竟救过我和母亲,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恒表哥入了火坑。”

  魏姎急忙和穆恒撇清关系,萧湛又问,“倘若那个什么温是个不错的呢?”

  “我奉上厚礼,恭祝两位。”

  萧湛得到了答案,心满意足了,从衣袖中抽出一封书信,递给了魏姎,“魏梓珠写的。”

  魏姎一听指尖有些颤抖,迅速的拆开了书信,果然是四姐姐的字迹,只有几句问候,多余的话并未提及。

  “再过一阵子就能见着了。”萧湛说。

  魏姎眼眶发红,只要知道魏梓珠还活着就好,仰着头看着萧湛绝美的轮廓,忽然听见咕噜咕噜的声音,魏姎没忍住,噗嗤笑了,紧接着又是感动。

  “多谢湛大哥,我这就去准备一桌菜来。”

  萧湛淡淡的嗯了一声,松了手,弯腰捡起地上的绣花鞋,另一只手捉住了魏姎的玉足。

  “我自己来就行了。”魏姎脸一红,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狼狈,玉足却是抽不出,只能任人握在掌中,有些发烫,幸好萧湛很快就给她套上了鞋袜。

  一松手,魏姎跑了出去,萧湛惬意十足的躺在塌上,捡起散落在一旁的诗集,翻开一页看的津津有味。

  半个时辰后,端上来十个菜两汤,有荤有素,还有一壶上等的酒,萧湛的确是饿了,日夜兼程,到府上连口饭都没吃上,一顿残卷,只剩半。

  六月竖起耳朵,看了一眼碧红,“怎么里面没动静了?”

  “食不言寝不语,姐若是有什么事会知会咱们的。”

  “也是。”

  眼看着天色渐黑,临淇用暗号提醒了数次,萧湛才缓缓起身,却对着魏姎说,“之前告诫你的,离那些对你别有用心的男子远些,包括穆恒。”

  魏姎鸡啄米似的点点头,“记着了,记着了。”

  某人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一墙之隔,便是萧宅,临淇看了一眼萧湛的脸色,眉眼带笑,情绪错不了,于是大着胆子将八百里加急的文书送上。

  萧湛眉头紧拧,手里的书信顿时化为乌有,信上只有五个字,北缙乱,速回!

  “简单收拾,准备回北缙。”

  “殿下,南梁帝未必会放咱们离开……”

  “犯不着他点头!”萧湛轻蔑一笑,并未将南梁帝放在眼里,临淇立即去准备。

  ……

  次日

  昌平侯府

  “夫人,不好了,姐寻短见了。”丫鬟急急忙忙的朝着正厅跑去。

  昌平侯夫人乍一听,眼前一阵发黑,顾不得许多赶紧朝着温琦胭的院子走。

  果然看见了温琦胭脸惨白的躺在塌上,手腕被包纱布包扎,浸出殷红的血迹,昌平侯夫人慌了,“快,快去请大夫!”

  很快大夫便来了,给温琦胭诊治,索性发现的及时,保住了一条性命,若是再晚一些,只怕会性命不保。

  一听性命无碍,昌平侯夫人紧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松了口气,温琦胭还没醒,昌平侯夫人冷着脸看向了几个伺候的丫鬟。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回夫人话,今儿早上姐便将奴婢们撵出屋,说是要一个人静一静,奴婢们不敢不从,奴婢听着屋子里一点动静也没有,便偷偷瞧了一眼,这才发现了姐寻短见。”

  丫鬟跪在地上,冲着昌平侯夫人磕头,昌平侯夫人原本松了的心又紧攥着,若不是丫鬟机灵,这再晚一些发现,后果不堪设想,惊的背后的濡湿了一层。

  昌平侯夫人又气又心疼,十月怀胎生的女儿,从悉心教养,恨不得摘星星送月亮,一直娇宠,却不想为了一个穆恒,竟偏激至此。

  “母亲,妹妹怎么样?”

  温如风急匆匆的赶来,眉宇间毫不遮掩的担忧,昌平侯夫人揉着眉心,“幸亏丫鬟机灵发现了不对劲,及时的保住了性命,暂时并无大碍。”

  “哎!”温如风叹气,“妹妹怎么会傻到这个地步,竟想不开去寻短见。”

  昌平侯夫人无奈闭眼,“胭姐儿是个倔强的,闹到了这个地步,若是……”

  若是强行送走,只怕还会一时想不开,酿成不可挽回的后果,这一点温如风也明白,温如风思考片刻,“既然郡主那边没有法子,不如从穆家那边想想辙。”

  “穆家?”昌平侯夫人不解的看向了温如风,一时半会还没反应过来。

  “咏阳郡主算的上是长辈,可毕竟不是正经的长辈,穆大人还有父母,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若是穆将军和穆夫人点头了,穆大人身为人子,未必会拒绝。”

  “可穆家全都在边关,难不成要飞鸽传书?”

  昌平侯夫人一想到这个,脸色火辣辣,若是温琦胭是个男孩子,丢人就丢人些,上门讨婚事也不是说不过去,可一个女儿家千里迢迢的去找人家,会被人轻视不说,还会跌份。

  “况且,若是和穆家搭上,会惹来上者的猜忌。”昌平侯夫人摇摇头,很快就否决了这个决定。

  温如风低着头,忽然说了一句,“倘若是穆家全家回京呢?”

  昌平侯夫人摇头,“边关数十载,若是要回来早就回来了,又何必等到今日,哪有这么容易。”

  “母亲。”温如风上前一步,压低了声音,“近日城中有流言蹿起,是关于郡主长子,魏家那位神童魏白潇的,不管事情真假,魏白潇行踪不定,穆家驻守边关,虽是个清苦的活,可手里的兵却是实打实的,魏白潇又是穆将军的亲外甥,便于掩藏,若是有人秘奏,皇上许是会批奏,让穆家归京。”

  昌平侯夫人眼皮跳了跳,这么做不是陷咏阳郡主于不义吗?

  温如风似是看出了昌平侯夫人的顾虑,又道,“穆家回京,不见得就是一件坏事,对郡主来说也是一个依靠。”

  “话虽如此,只是……”

  “夫人,姐醒了。”丫鬟惊喜的喊了一声,昌平侯夫人闻言立即起身,快步朝着内室走,果然看见了温琦胭睁开眼,眼眶立即湿润。

  “胭姐儿,你怎么会这么糊涂啊,做出这种傻事!”

  温琦胭眼眸微动,鼻尖一酸,哽咽着嗓子,“是女儿不孝,母亲……”

  乖乖认了错的温琦胭立马勾起了昌平侯夫人心底的软肋,什么坚持都化作烟消云散。

  “妹妹,你这次太糊涂了,你可知母亲有多担心你。”温如风气不过,对着温琦胭这个妹妹又气又心疼。

  “好了好了,你妹妹才刚醒,有些话还是不要再说了。”昌平侯夫人摆摆手,她就这么一个女儿,哪舍得让温琦胭出什么意外。

  温琦胭倏然放声大哭,紧攥着昌平侯夫人的手指,哭的委屈像个不懂事的孩子一样,“母亲,女儿不想去外祖母家,女儿不想嫁人,要一辈子留在母亲身边。”

  昌平侯夫人立即抱住了温琦胭,“好孩子,不哭了,从到大你都是母亲手里的宝贝,往后亦是如此,母亲怎么舍得将你送出去,不都是为了你好。”

  温琦胭闭着眼,泪珠儿从眼角划过,昌平侯夫人心疼极了,替温琦胭掖了掖被子,“好孩子,什么都别想了,好好睡一觉。”

  “嗯。”

  等着温琦胭的呼吸平稳了,昌平侯夫人才起身离开,临走前不忘叮嘱外面的丫鬟要好好照顾,寸步不离的守着温琦胭。

  “姐,夫人走了。”

  温琦胭睁开了眼睛,丫鬟缩了缩脖子,“姐,这伤势要不要……”

  “不用了,下去吧。”

  丫鬟犹豫了片刻,但很快退下。

  温琦胭抬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伤痕,有些刺痛,还有些麻木,留了那么多血,温琦胭现在有些虚弱,睫毛轻颤。

  一日里昌平侯夫人总要来好几次才肯放心,亲手给温琦胭喂药,温琦胭很乖巧,一句话也不说,短短几日,整个人就瘦了一圈,脸尖尖,没了以往的丰盈。

  “母亲,郑国公府那边可有什么消息?”温琦胭沙哑着嗓子问。

  昌平侯夫人这几日忙的焦头烂额,有些事实在不知该怎么说,脸上也憔悴了几分。

  “别担心,会没事的,宫里那么多太医肯定能医治好的。”昌平侯夫人挤出微笑,对着温琦胭说。

  温琦胭蹙眉,“郑姐伤的那么严重,宫里的太医未必会有法子,母亲,我去向郑姐赔罪吧,只要能放过昌平侯府,不为难父亲和母亲,女儿就是豁出性命也要消了郑姐的怒火。”

  “胭姐儿!”昌平侯夫人拉住温琦胭的手,“你这孩子胡说什么呢,郑国公府是重臣,咱们昌平侯府也不示弱,这件事你不要操心了,你只要好好休养,养好了身子比什么都强。”

  “是女儿一时糊涂,给母亲添麻烦了,让母亲为难,女儿只是想帮帮母亲减轻负担。”

  温琦胭低着头,声音温和无力,脸越发苍白,昌平侯夫人开解了好一会,等着温琦胭睡着了,才无奈离开。

  “夫人,咏阳郡主来了。”

  昌平侯夫人微愣,随即道,“嗯,好好招待,我换身衣裳马上就来。”

  “是!”

  咏阳郡主等了莫约半个时辰左右才看见昌平侯夫人来了,昌平侯夫人冲着咏阳郡主微微笑。

  “你今儿怎么有空来了,七怎么样了,最近府上事情多,忙的走不开,没去看她。”

  咏阳郡主淡笑,“人已经好多了,就是天气热不爱出门,随她去吧,我来只是问问郑国公府那边如何了。”

  “哎。”昌平侯夫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也不知是造的什么孽,一堆糟心事接踵而来,烦不胜烦,“昨儿我去了一趟郑国公府,郑姐伤的太严重了,都这么多天了,郑姐还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脾气也越来越暴躁,根本不听劝,太医更是没法子,这样下去病情只是越来越严重。”

  咏阳郡主了然,“这倒是一个麻烦事。”

  “昌平侯府的贵重药材不知送去多少,因着这件事,昌平侯府已经把郑国公府得罪了,宫里的淑妃娘娘如今正得圣宠,又怀有龙嗣,皇上为了给淑妃娘娘舒气,已经呵斥过侯爷了。”

  这些昌平侯夫人对谁都没有提起,只能有苦楚往下咽罢了。

  咏阳郡主端起了桌子上的茶,指尖挑起茶盖,撇了撇沫,抿了口,甘甜入口,润了润嗓子又说,“你也别往心里去,两边都是重臣,皇上私底下肯定会劝劝淑妃娘娘的,这个时候皇上最不希望的就是起内讧。”

  昌平侯夫人身子前倾,压低了声音,“你可否给我一个准话,淑妃娘娘腹中这一胎究竟是男是女?”

  若是个皇子,郑国公府必定扶摇直上,若是个公主么,便是可有可无,难成大器。

  咏阳郡主蹙眉,将手里的茶盏搁置,“七已经很久没有进宫了,况且是皇子也好,公主也罢,都是天意。”

  闻言,昌平侯夫人略有些失望,“郑国公府运气好,有一个女儿在宫里,否则哪有机会成了贵族,白捡了个便宜。”

  咏阳郡主脸上的笑容敛去,只说了一句人各有命吧。
盛世冥宠:嫡妃归来最新章节http://www.toutiaoxs.com/shengshimingchong_difeiguila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大宋男儿赵公子迷失在一六二九武动之武祖再临恶魔法典漫漫仙路奇葩多超萌双宝傲娇妈叶心白无限制改造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枪